總裁專欄



交易稅與持有稅的拉鋸戰─房地合一

去年政府積極管制房市,釋出加稅訊息及央行限貸,加上選舉等種種因素,讓購屋民眾持續觀望,財政部積極推動的房地合一稅改革方案更讓房市交易達到冰點,創十年新低。房地合一稅改、升息風險及總統大選,將是牽動今年房市價量變化的三大因素。

日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對房地合一課稅提出四點主張:

1.四千萬免稅門檻過於寬鬆,應予檢討或另採其他配套措施;

2.日出條款恐助長投機炒作,應訂定合理回溯期間;

3.不動產交易所得如採分離課稅,則因稅率已非累進,長期持有不應再給予過度的優惠規定;

4.分離課稅採一七%固定稅率,應再調升。

目前房地合一稅草案中,符合免稅條件者似乎很寬廣,也就是房價四千萬元以下,夫妻或未成年子女有設籍、自住六年以上者。但單一門檻忽略南北房價差異極大,以台北市信義區來說,新房一坪二百萬起跳,四千萬不過二十坪,扣掉公設等等可能剩不到十五坪,跟一般人對豪宅印象有落差,卻要當作豪宅課稅,不太合理,不妨師法國外,依地區訂立不同門檻。

有人覺得真正要加稅的對象,是過去十年在房市賺到錢卻少繳稅的投資人,但通過日出條款後,二○一六年後買進才要課稅,可能變成過去該課稅的不課,未來的又課不到。

但房地合一稅目的在於未來實現租稅公平,稅改的目標應放得更遠,日出條款雖可能予投資客獲利出場機會,但也要投資客能在市場上脫手,才能真正計算獲利。且交易稅低投資客更易釋出囤房,提升供給量,價格自然下降。

一味提高不動產交易稅並不能遏止囤房,只會讓房市持續閉鎖,賣家惜售,或直接將交易稅轉嫁消費者,反而價升量縮。政府應回頭檢討持有稅率及稅基,提高持有成本,重新檢討符合自住條件。持有稅較交易稅更能為國家帶來穩定稅收,且調高持有稅將為投資客囤房帶來壓力,進一步釋出到市場。

明年大選前房地合一議題將會持續發酵,朝野應邀集產官學專業人士討論,勿因選舉拋出政治語言,贏得一時,卻讓不動產稅制陷入更大的坑洞。

總裁精選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