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裁專欄



共享辦公室思維打造城市新風貌

全球共享經濟當道,Uber改變了計程車行業,Airbnb改變了旅館業,現在這股共享風也吹到辦公室租賃業,二○一○年成立的Wework就是當前最火熱的共享辦公室獨角獸,在全球九十個城市共計有四六一個辦公室地點。總公司估值已衝到三五○億美元。

平心而論,Wework的商業模式並非特別新穎,出租工作空間和提供辦公相關服務給工作者,類似商務中心早已行之有年,為何投資人紛紛看好?

從使用者的心理出發:「因為人人都嚮往能在GoogleFacebook辦公室上班,但並非人人都能到矽谷工作,或經營得起這般巨大的公司」,Wework兩位創辦人看到這樣的商機,致力於打造充滿創意活力、設計新穎時髦的「矽谷風」工作空間,提供開放空間、多種尺寸透明隔間、客廳、廚房、咖啡、酒精飲料,甚至寵物友善設施,讓工作不再沉悶無趣,這就是Wework魅力風靡美國以及許多國際城市的原因。

對創業工作者而言,最需要的是腦力激盪、眾人集思廣益來激發更多靈感。在Wework這樣的共享工作空間,來自不同領域、產業的人們聚集,更可以發展全新的社群人脈,Wework辦公室還有社區經理安排交流活動,如品酒會、小型比賽、瑜伽課…等等,讓在這工作的人暢享生活。

Wework在尋找地點時,會運用社區數據分析該地點的商店、咖啡廳、健身房、酒吧…等等數量,精準挑出最適合的位置。在進行室內設計時,則運用科技掃描,建立3D模型,幫助提升空間使用率、降低建築成本。這些都是與傳統商務中心不同的作法。

在亞洲,包括Wework、裸心社、優客工場等三大共享辦公室品牌,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的市佔率已達到二○%。然而相較於國外火熱的程度,共享辦公室在台灣還處於起步階段。有台灣共享空間業者指出,除了相關法規,在台灣登記公司成本不若美國昂貴,且市中心租金報酬率過低,少有業者願意投資大錢在辦公室設計上,種種因素造成共享辦公室在台灣推展、獲利的阻力。

台灣市中心許多商業大樓都已老舊,亟需進行都更、危老重建,若能加上共享工作空間的設計思維,創造更有活力、創意且人性化的環境,想必能讓台灣都市的市容再次容光煥發。

(本文已刊登於理財周刊第946)

總裁精選文章